夏夜听雨

 散文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10-18 09:32
我喜欢在夏夜阑人静时听窗外萧萧暮雨,那雨声像来自遥远的天际,让你感到辽远而宽阔。 那雨声又像来自远古的洪荒,让你感到它深邃而神密。 那雨声又像来自广袤的自然,让你觉得它质朴而天然。 那声音简直是世间最动听的音乐,如小珠大珠落玉盘,令人黯然销魂。 一叶叶,一声声,空阶滴到明。 ”( 温庭筠《更漏子·玉炉香》)。 顿时,天与地之间瞬间洋溢着无穷无尽的浪漫。 犹其是每到叶落花飞,大雨倾盆的夜晚,坐于阳台之上听雨,又是另一番滋味。 万家灯火的都市霓虹闪烁读后感,雨幕在光的调和下,流光溢彩,那动听的滴答雨声仿佛浸润了光的元素,显得格外柔和。 此时,我的心境就会在声与影的揉搓下,变得柔软而温暖。 如果在宁静的乡下,庭前是百亩荷塘,雨点敲落在圆圆荷叶之上,蛙鸣狗吠之声点缀其中,此时,听到的是这世间最天然最动听最悦耳的交响乐,它荡涤着心灵的沉杂,让你心境澄澈而平和。 然而,唯有这夏雨对荷情有独钟,唯有这千年以来的夏雨才能点染这荷花的神韵,凝结荷花的精华名家叙事散文,演绎荷花的精彩,延续荷花的卓约。 春赏芳草甸,夏赏青荷雨,正是这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寄托了历代文人的风骨。 夏夜听荷上雨声,就像在听历史在叙述一个个铮铮风骨的骚人的故事。 其实听雨的社会不同,环境不同,听雨感受也有所不同。 夜阑卧听风吹雨,铁马冰河入梦来”(《十一月四日风雨大》作者宋 陆游),陆游在山河破碎时,听到的想到的是战火纷飞的岁月。 秋阴不散霜飞晚,留得枯荷听雨声”(唐代 李商隐《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衮》),李商隐在仕途失意时,听到的是远离尘世的梵音。 衙斋卧听萧萧竹,疑是民间疾苦声”(清代诗人郑燮的《潍县署中画竹呈年伯包大丞括》),郑板桥把竹之声听成了雨声,一个有良心的知识分子听到是人间疾苦。 春水碧于天名家叙事散文,画船听雨眠”(唐末五代韦庄《菩萨蛮五首(其二)》),一个远游他乡的词人韦庄听到的是文人雅士的悠闲。 如此种种,不一而足。 听雨虽说各有不同,但总是一样多情而富有诗意。 三分清醒,三分自信,也有怅然与无奈。 悲欢离合总无情,一任阶前,点滴到天明。 ”(元代诗人蒋捷的《虞美人·听雨》),既然如此,岁月星移斗转,尘世沧海桑田,人生逝水流年,如此这般,世界上哪有长盛而不衰的东西。 正如王羲之在《兰亭集序》所言:"向之所欣,俯仰之间,己为陈迹,犹不能以之兴怀。 ”所以人生苦短名家叙事散文,岁月无多。 我们只有力争朝夕,分秒必争,才能延长生命的长度。 我们只有苦干巧干,高效运行,才能延展生命的厚度。 我们只有远离小人,洁身自好,才能赢得生命的力度。 我不是墨客骚人,所以抒发不了少女在雨中的惆怅。 我不是丹青高手,所以描给不出夏夜雨中的静谧。 我没有嘹亮的歌喉,所以唱不出对雨的思念。 但我喜欢在夏夜听雨,因为它是世间最动听最优美最曼妙的音乐。
名家叙事散文 我国第一部散文集 赞美校园的散文

<small id='g75af610'></small><noframes id='mnj3f3k5'>

      <tbody id='zylsf4it'></tbody>